• <menu id="acsqo"><menu id="acsqo"></menu></menu>
    <menu id="acsqo"><menu id="acsqo"></menu></menu>
    <nav id="acsqo"></nav>
  • <xmp id="acsqo">
    <menu id="acsqo"><strong id="acsqo"></strong></menu>
    <menu id="acsqo"></menu>
    <menu id="acsqo"><menu id="acsqo"></menu></menu>
    行業新聞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新聞
    世界資源研究所:評估各國凈零目標需要看這5個關鍵指標!

    世界資源研究所(WRI)網站發表署名Clea Schumer 的文章,題目是:How National Net-Zero Targets Stack Up After the COP26 Climate Summit(COP26氣候峰會后國家凈零目標綜述),摘要如下:

    今年早些時候,聯合國秘書長為11月為期兩周的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設定了明確的預期,敦促所有國家設定“清晰可信的”凈零目標。格拉斯哥結束時,承諾這一目標的締約方的總數達到了74個。

    凈零目標有助于為各國規劃一條長期道路,在被認為難以減少的殘余排放量和通過自然或技術解決辦法達到凈零。WRI為國家凈零目標發布了指南,包括以下5個關鍵指標:

    ——實現凈零目標的時間是本世紀中期或更早。

    ——凈零目標涵蓋整個經濟體的所有部門,《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承認的所有溫室氣體(GHG),并包括國際航運和航空的排放。

    ——設定與凈零排放目標相同年份的總減排目標(溫室氣體總減排量的設定值)。

    ——承諾避免或限制依賴國際補償。

    ——宣布近期和中期氣候行動,包括2030年目標。

    那么,根據以上的指標,這74個締約方凈零目標(包括COP26期間宣布的目標)應該如何評估呢?

    1.大多數國家的目標是到本世紀中葉實現凈零排放。

    設定凈零排放目標的真正動力來自2018年,當時IPCC宣布世界必須在本世紀中葉之前實現全球凈零排放,才能保持巴黎協定最高目標溫度1.5攝氏度,各國應該在本世紀中葉或更早的時候設定凈零目標。

    在最近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峰會上,《格拉斯哥氣候公約》重申在本世紀中葉左右實現凈零排放的重要性。目前,74個締約方凈零排放目標中的大多數目標都是2050年或更早。尚未提出凈零排放目標的國家包括印度尼西亞、墨西哥和南非等主要排放國。

    2.大多數凈零排放目標覆蓋所有部門,但忽略了溫室氣體和國際航運和航空排放

    凈零目標的設計應涵蓋所有國內部門和所有《氣候公約》認可的溫室氣體,還應涵蓋國際航運和國際航空的排放量,這些排放量通常占各國排放的很大一部分。目前承諾凈零目標的74個締約方中的大多數明確表示打算涵蓋其權限范圍內的所有國內部門,包括能源、工業加工、農業、廢物和土地利用、土地利用變化和林業。此外,31個締約方(約占43%)明確承諾實現所有《氣候公約》氣體的凈零排放。

    由于缺乏透明性,我們難以評估哪些國家的凈零目標包括涵蓋國際航運和航空排放的承諾。這種排放不屬于國家邊界,因此一個國家可能不會在其排放清單中計算。目前只有奧地利和英國率先確認其凈零排放目標確實涵蓋了這些來自境外的航運和航空排放,但大多數國家尚未澄清。盡管航運和航空業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特別難以脫碳的領域,但低排放燃料這樣的新技術創新展示了大幅減少排放的的潛力,更多的國家應該承諾在其凈零排放計劃內實現這兩個部門的脫碳。

    3.只有5個國家公布了實現凈零排放年份的總減排目標

    凈零目標考慮碳排放的去除技術,例如促進陸基碳沉降和直接空氣捕獲,以抵消不能減少的最終殘留排放。然而,各國應優先考慮減排,而不是過于依賴碳去除,因為自然和技術解決方案的規模和可用性都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此外,陸地和地質碳庫中儲存的碳還存在逆轉和損失的風險,這意味著碳清除的氣候效益可能在未來被抵消。因此,各國必須建立管理逆轉風險的制度,包括預期氣候影響的風險。

    在為本世紀中葉設定凈零排放目標時,各國應在它們打算減少的排放量和它們計劃通過自然或技術消除戰略消除的排放量之間劃定界限,確保各國不會依賴過高的溫室氣體清除率來抵消高排放。到目前為止,只有五個國家公布了與凈零排放目標相同年份的總排放量減排目標。瑞典就是一個例子,它承諾到2045年將排放量至少減少1990年水平的85%,然后在同一年將剩下的排放量減少到凈零排放量。更多的國家應該效仿,力爭在其計劃達到凈零排放的那一年實現大幅、深度的減排。

    4.10個國家承諾在不購買國際補償的情況下實現凈零目標

    各國還應承諾主要通過國內減排和清除來實現其凈零排放目標,而不是過于依賴國際補償購買(當一國為其他國家的減排支付費用,然后用于實現自己的目標時)。然而,這并不排除在國內外投資于基于自然的氣候解決方案,以及推動國內總排放量大幅下降。在全國范圍內優先考慮減排和清除也發出了支持國內減排和投資的明確信號,并有助于避免長期鎖定碳密集型基礎設施。

    在已經承諾凈零目標的74個締約方中,只有10個(14%)明確承諾在不購買國際補償的情況下實現凈零目標。必須指出,并非所有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和最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都有資源和能力在沒有國際支持的情況下依靠國內緩解措施。這突出了發達國家履行其COP26承諾,增加對發展中國家的融資的緊迫重要性。

    5. 凈零目標需要短期行動

    一旦一個國家設計并宣布了其零凈目標,它就必須確保從今天起就開始行動。事實上,30年后的長期凈零目標只有在當前推動的短期行動情況下才能實現。各國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將實現凈零排放的長期愿景納入近期國內氣候規劃,比如英國、法國和新西蘭等一些國家已經制定了“碳預算”,制定了該國在實現凈零排放的道路上必須實現的中期經濟范圍內的減排目標。英國《氣候變化法》在法律上規定必須遵守由議會提前設定的五年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上限。

    各國確保其長期凈零目標為當前行動提供信息的另一種方式是將其目標直接納入《巴黎協定》下的五年計劃,即國家自主減排貢獻。迄今為止,超過25個國家——包括加拿大、日本和美國——已經在正式提交的自主減排貢獻中明確了凈零目標。

    最后,各國必須停止與氣候行動背道而馳、與其凈零目標不相容的投資和行為,比如2020年全球各國花費3450億美元補貼化石燃料的使用和生產。在COP26上啟動的“超越油氣聯盟”(BOGA)為聯盟成員國的國家油氣勘探和開采設定了結束日期,是實現凈零排放長期目標的關鍵步驟。


    精品国产专区91在线_97色欧美视频在线观看_免费观看成年女人一级毛片_午夜dj电影在线影院